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慾望程式(三)

慾望程式(三)

「再说...」话筒里又传出声音:「我们哥儿俩好久没有好好聊聊了,你就算是给我一个面子嘛

我看我是没有理由推辞了,同小林询问了会面的地点之后,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研究室了。

临走前,我特地把陈一智的日记锁进我私人的抽屉里,对我而言,这是一件满重要的文献资料,我可不想把它搞丢了。

小林说的酒店在新忠孝东路上,虽然说是在大马路上,但我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这家店。说真的,要不是小林信誓旦旦的说有这幺一家酒店的话,我还真不相信它的存在。

「这家店还真是不起眼!」我找到小林后劈头就说:「光为了找这家店就花了我不少时间呢!」

小林笑了起来:「这家店只卖熟客,平常是不做广告的。」

「难怪!我看到店的门面的时候,我还以为这是工地咧!」

我朝酒保指了指酒柜里的威士忌。

「没有那幺夸张啦!」小林端起酒杯,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。

「不过,你倒说对了某些部分。」小林抹去嘴边残留的酒液:「这里的确是有种类似于工地那种被弃置的感觉。」

「那你乾脆去废墟喝酒不就得了。」我笑了起来。

小林摇摇头:「这不一样。」他说:「这里的气氛比废墟还更像废墟,我喜欢这种在繁华城市中的荒凉感觉。」

我有点惊异!这不大像平常在研究室里跟那些研究助理打情骂俏的小林。今天傍晚小林和那不知名女人所做的勾当,在此时又浮现。

「干嘛这样看着我?」小林大概看见了我的反应。

「没有,我只是觉得你现在这样的行为有些跟平常不大一样。」

「是吗?」小林乾笑起来:「人可是有很多面的。」

「是哦!那我倒希望你在做研究的时候多多展现一下你现在的这一面。」我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。

「你他妈的!」小林举起手朝酒保比了比桌上的空酒杯。

「我这叫工作时不忘轻鬆、休闲时不忘严肃!」小林说。

「休闲与严肃好像是对立的两种状态吧:」我间。

「傻瓜,人生有些时候要逆向思考才会了解其中的乐趣的。」小林拿起了酒保新添的酒:「不多说了,来喝酒!」

「随便你,反正这是你的自由,只是你明天的工作...」

「我的工作用不着你担心,我什幺时候误过事了!」小林的语调里充满自信,不过他真的从来没有误过事,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吧!

「现在几点了?」小林间。

「你自己不是有錶吗?你知道我是从来不带錶的。」

「那到底是几点了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我愣愣的回答。「不过我可以问别人。」我连忙补充。

「算了,知道时间又怎幺样呢?还是喝酒吧!」小林端起了酒杯:「我敬你。」

我笑着举起了酒杯:「不要乾吧!随意就好。」

小林点点头。

「谈谈你那个变态吧!」小林放下酒杯笑着问。

「不晓得为什幺,我总觉得他不像你讲的那个样子。」我还是不能同意小林对陈一智的看法。

「是吗?」小林沾了一口酒:「为什幺呢?」

「我不知道!」我耸耸双肩:「总觉得他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家伙。」

「这种人不叫变态那幺叫什幺?」小林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镜:「愈是单纯的人愈是麻烦,难道不是吗?」

「我想这是抽样的问题。」我说。

「你凡事都喜欢做很严谨的定义吗?」小林边说边把脸凑了过来,我觉得他已经是在挑战我了。

我有点动怒,虽说小林是我的同窗好友,但他毕竟揶揄的是我。

「你凡事都喜欢把所有事情任意的归类吗?」我回应。

小林没有如我预期的一样,听了这话之后退缩,反而把脸凑的更近,我已经闻到从他鼻子里流出的酒昧。

「你生气了!」小林笑着说,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让我很不舒服。

「对不对?你生气了。」他重複着,同时我感觉到他的手按在我的大腿上,我立刻拨开他的手,顺便推开他。

「你干嘛?」我的生气充满排斥与愤怒,因为我觉得小林好像是在勾引我似的。

「我没有干什幺啊:难道我会干你吗?」小林笑得很大声:

「不过你的反应倒是很好玩,很像以前那些拚命保护自己贞操的妇女似的,我在想要不要给你立个牌坊。」

「妳觉得很好笑是不是?」我抑制着心中的怒火:「混帐!」

「好,好,别生气嘛!只是个玩笑而己嘛,何必认真呢!」

小林说,不过我不认为这算是道歉,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推诿。

「好啦!我错了好不好,不要跟我计较这些嘛!都是这幺久的朋友了。」小林说这话的样子看来有些紧张。

「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。」

我冷冷的说:「不过,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。你他妈的,如果你不能了解玩笑的轻重的话,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。」

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小林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,低着头任老师责骂。

「好了,你也应该说够了吧!」小林一听我说完,立刻接腔:「来,喝酒,把刚刚的不愉快溶在酒精里!」他举了酒杯。

这时,我还能说什幺呢!我同样的举酒杯,男人嘛!总要有些雅量,何况是对自己的朋友。

「不过呢!」小林喝完酒说着:「我觉得你刚刚的反应好像除了愤怒之外,还带着更多的恐惧,我有没有说错?」小林带着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我。

我没有立刻回答,因为我需要想一想,也许小林说得对,我是在恐惧,也许我怕同性恋的那种感觉吧!自从知道人一出生就有双性恋的趋向之后,我就很担心自己成为同性恋。不管时代怎幺进步,不管杜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,我就是无法接受两个男人﹝特别是男人﹞做爱的画面,我无法想像两具阴茎彼此厮杀是怎样的情形。我没有立刻回答,因为我需要想一想,也许小林说得对,我是在恐惧,也许我怕同性恋的那种感觉吧!自从知道人一出生就有双性恋的趋向之后,我就很担心自己成为同性恋。不管时代怎幺进步,不管杜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,我就是无法接受两个男人﹝特别是男人﹞做爱的画面,我无法想像两具阴茎彼此厮杀是怎样的情形。

「算了,不要想得那幺认真,我不一定要你回答的。」小林说,他这句话倒是替我解了围,我实在不想去回答他的问题。

「我觉得我应该去找陈一智谈一谈。」我试图改变话题。

「有必要吗?」小林的样子有些不解。

「当然。」我说:「或许对我的研究有所帮助。」

「这样做当然是比较好,不过...」小林突然停了下来。

「不过怎幺样?」

「我是怕你被影响了。」小林说。

「放心,我的立场一定会很客观的。」我笑着说。

「那就好,毕竟我们是研究人员不是法官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我举起酒杯说。

回到家中,已经是零晨一点多了,喝了一些酒之后反而没有睡意,我打开电视,随意的跳着频道看,最后,我的眼光停在新闻频道上。

又是妇女被姦杀的消息,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件了。

「这是本月以来的第六件强暴杀人案。市长陈火圆对此案表示严重关切之意,并饬令警察局局长胡志翔限期破案......」映象管里的女主播表情严肃的说。

画面的右上方是受害者生前的照片,一副不知人世险恶的清秀脸庞,底下则是一排悚动的标题:夜狼横行妇女惊魂。这样的书面实在是令人震撼!

「据了解,死者在遇害前曾与一名林姓男子共同出游。警方希望该名男子能出面说明案情...」

林姓男子:不晓得为什幺我立刻联想到的是小林。不过小林不会去给自己惹这样的麻烦吧!我笑了起来,这只是一种巧合而已,我竟然当真了!真是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